湖畔无龙:拼多多上市前一天,湖畔中学诞生了

作者: 湖畔无龙 分类: 创业 发布时间: 2019-03-23 10:48

距离湖南卫视总部一路之隔,与火星情报局总部隔湖相望。

平均年龄30岁左右,一半是1988年出生,均为电商公司老板或精英操盘手。

创业孤独,三十而立,我们决定抱在一起!

当晚,我发了个圈:

湖畔中学第一期同学第一次非正式非全体非主流合影留念。希望若干年后回首,今天不只是稀松平常的一个三伏天。

没想到所有同学都原封不动地转发了这一条。

刷屏了!

这是要成大事的预兆啊。

 

独行者速,众行者远。

关于推动发起一个长沙本地深度抱团的电商组织,我们蓄谋已久,之前也和很多朋友碰撞过一点,一直我的心态是等待或怂恿朋友去做,如果能让我成为初期成员(一个组织加入的越晚,边缘身份的概率越大)参与进来,我就很高兴了。

但这个事一直没人干,我们虽然有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但并没有比较强势的链接,还是各自为战、孤军深入的局面为主,重复发明轮子的事情在不断上演。

小群体的知、行并不合一。

 

另一方面,我在同其他区域尤其江浙、珠三角的朋友交流学习时,我发现他们做得好的且过的开心的老板背后基本上都有一个经常在一起真正共进退的核心圈子或是一帮兄弟、一些战略合伙人。在这方面,他们似乎有更好的基因。

用一个不太讨喜的词便叫做“利益共同体”,好听叫做“命运共同体”,其实利益当先建立的友谊我认为有时比友谊在先后产生利益牵扯的友谊更良性持久,后者容易出矛盾。当然,别咬文嚼字举例反驳,这并不绝对。十年前谁跟我说这句话,我肯定骂他功利,现在我认为这就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友谊观”,只是一般不刻意去说罢了。讲感情的不一定经得起利益考验,讲利益的可能反而经得起利益考验。不成熟的“友谊观”里往往是他的利益诉求受阻从而质疑你的感情。

成年人的世界,商业做强的规律,我们得懂。企业做的越大,抱团的越紧密,老板与老板之间的信任感越强,这一现象越明显。拼多多的快速逆袭上市,第一天就涨幅40%,黄峥天才的背后,离得开段永平的提携、淘宝创始人孙彤宇的出谋划策吗?

事在人为,事更得一群人为。几个人能真正跳出自己的小团队,去做到一群人为一群事?

中国的绝大部分创业者是个弱势群体,光鲜背后有很多孤独与苦楚。但弱势的源头之一也是自身的狭隘,跟年龄不大、位置不够、认知不足、格局受限有关,不懂得去主动消除博弈、建立强的信任关系,不懂得投资时间和金钱在战略上重要的事情或人,反而是藏着掖着、各自为战多,注定赢家只是少数。

小群体的知、行合一需要有人带头去推动。

 

所以在漫长的等待中,这个夏天我心态开始发生变化:这个事情有意义,总得有人去做,为什么我不考虑自己呢?我琢磨明年,我们湖畔小学变得更强壮一点,我可以试着去做起来。

但就在本月的某一天,我突然觉得这事也可以不等了,“先干起来,小步快跑、不断迭代”,读书多的人往往就是思虑过重,容易延误战机,何不管他娘的三七二十一,跑起来再说。

 

古人写诗有个境界是移步换景,这四个字我最近越来越发现他有极深的哲理。

因为我不是一个在大事上冲动的人,“取”这个决定,对我而言,意味着我要“舍”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对于如今的我,时间和精力是最最重要的,也是最贫瘠的,没有之一。当我这个月真的打算开干的时候,我思考和看到的东西完全不一样了,竟然进入了一点微微亢奋的状态,时而烦恼,时而激动。我看到了意义,也看到了不易。一旦决定,就没法回头。

 

记得在成都宽窄巷子的咖啡厅里我问湖畔小学的小伙伴什么是心流时,我差不多当时就处于这样一个状态,这个状态从世界杯带到了重庆,再带到了长江、宜昌、武汉,一路带回了长沙。工作狂就是这样。

直到上周日,我上一股权课,全场走神,大部分时间都在骂疫苗,突然想通了怎么去开展,当时恨不得马上开始弄,可听完课回去加班到深夜,第二天开会,一直到周一下午才腾出时间来启动。

 

一些事,当你真正在认知层面建立了高度,再来推动,那就势如破竹了。

于是,我邀请了几个同城同频的电商朋友来共同参与到这个事情中,当然,这里有很多细节让我感动,因为做这个事我并没有想清楚到底会干些什么,到底会给大家创造什么价值。

我只承诺三年为期,全力以赴不辜负信任。

因为参与的人需要支付一笔钱给我,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或认同。辉歌只跟我见过一次,他很快就同意了。强哥在吃饭,只聊了两分钟就把钱转了。还有太阳能,他的原话是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支持我一把。还有一位老铁当时正在干啥我就不说了,他的回复太搞笑了。但他说了一句必须载入:人总得干一两件热血的事儿。还有勇哥和舞娘,不用多说,直接一个字,干!还有一位,历史会记住你的,真假美猴王,你最有故事。

我真的感谢这种信任,这是我最大的快乐之一。如果没有这种信任,过多的博弈,过多揣摩自己的回报率,这个事情根本做不起来。

现在回看,我也庆幸用一种有门槛的事去推动,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筛选。而且我们都清楚,这个门槛会逐渐提高,我们不做封闭的帮派,我们呼唤同城同频的你,但我们有初心:宁肯是长沙本地的一个强信任真互助深度抱团的小组织,也不愿是另一个必须以盈利为目的的千人万人社群。

后者有千万个,前者可能是唯一的。

不知为何,我一直有这种情结,就是希望能够融入有独立人格却又互相帮助、正能量的集体,比如大学搞褒禅山社、刚来长沙搞兄弟烧烤等。

但没有一次有这次这么认真和笃定。

其实,这里可说的太多、太多、太多、太多了……

 

为什么是三年,不是一年?

因为一年太短,稍纵即逝。虽然感情不以年份论,但大规律是信任感与时间成正比。我一直强调,一个组织,信任的建立与落地最重要。人与人之间,信任甚至比感情还重要。

马云说湖畔大学要办300年,我想说湖畔中学不知道要办多少年,至少先办3年;湖畔小学暂时规划至少办30年。

 

我们的愿景、使命、价值观是什么?

这个问题,我其实可以码很多字,但最后只想说两个字:“佛系”。

到底是什么,也许时间会给答案。

不过我有个小憧憬,我希望湖畔中学的同学们能够以自己是湖畔中学的一员而光荣;希望我们中有人能考上湖畔大学。

 

湖畔中学的校长?

湖畔小学的牛吹多了,朋友笑称我校长,小学我做个校长还是敢当的。但湖畔中学我顶多就处于初一的段位,最多算个班长。湖畔中学的荣誉校长起码得是湖畔大学的学员,先把自己做好,希望哪天御泥坊董事长戴会长能够来当。希望戴会长能看到这段话,我有自知之明,现在还不敢找你。

 

湖畔中学会做些什么?

谈了那么多情怀,具体会做些什么实事?有一句话这么说的,基于一个错误的问题,得出一个正确答案是毫无意义的。所以即便一开始我们有很多的想法,我们也不想限制的太死。

通过门槛,把一群优秀的电商创业者聚集在一起,努力清除信任障碍,减少人与人之间谁先付出的博弈,实现资源、信息、人的链接,这还不够有意义吗?至于具体什么形式和载体,那很简单,不用创新,拿来主义。比如小课堂、群内线上分享、线下走访、互为猎头等等,太多了。

今后可以逐个来讲,边走边讲,就拿刚成立这三天来讲,略微举几个事都有点意义:一个事是一位同学要扩类目,我们就找来这个类目的卖家朋友,吃个饭认识交流下;还如一个同学近期要约见合作商,我可能会陪同打助攻;还如一个从珠三角回来的资深运营,我们接触到了后就优先推荐给内部消化,今天中午他们就面谈了,如果他们谈成,发自内心高兴;还如几个同学要招人,文末就顺带发出来。

另有一个事也在推动,建立安全的药厂联盟(菜园),专人系统化管理,给整个组织造血,这个事干成了意义很大,相当于农村里共有的水库,可以浇灌百亩良田。

所以,形式是多样的,也会有点佛系,但意义是肯定的。关键还是在于认同这个事的价值并愿意为此去努力强化信任、互为外脑、形成同盟。

 

为什么要求同城?

其实这个问题也没有想的很清楚,至少暂时要求大本营在长沙,最少也要在周边。因为距离不光产生美,还会带来很多麻烦。

 

呼唤哪种频道的人?

有点佛系,可以大致肯定的几点:一是必须我认识或者老同学强力推荐的;二是付费,门槛会逐渐提高;三是必须分享或访谈或企业走访交流一次。 

 

回头看,整个事情的进展超乎我所预期,大概7月15日在成都开始真正决定做,从蜀入楚,一直到7月22日想通怎么启动,7月23日、24日执行,7月23日偶然想通了用“湖畔中学”这个名字,7月25日第一次非正式吃饭见面宣告诞生,到今天早上看到拼多多昨夜涨幅40%!

前后才多少天?!

历史的进程并不如后人记载那么铿锵有力,就是在一个个平凡的日子里悄无声息的发生了。历史的舞台也不属于任何一个人,没有主角,也没有配角,我希望湖畔中学也是如此,不用管谁搭的台子,大家都可唱戏。

记得去江苏听大千分享,他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一群人在一起干点事是很爽的。

爽,就对了!

      作者:湖畔无龙  公众号:湖畔无龙

如果觉得文章不错,可加我好友,我们可以互相交流学习!